TXT全集下載 | 書籍資料頁| 上傳書籍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民國超級雇傭軍_第78章

作者:耳釘 大小:2440K 類型:軍事 時間:2014-03-03 00:36:52
        是場災難,足以讓泗水成為廢墟的災難!
       突然,臣登眼神顫抖起來。慘嚎聲隱約的斷斷續續的從遠方傳來。
       “我們……”臣登說不出話來。
       亂糟糟的聲音響起,轟隆一聲,像是障礙物被撞倒,然后,土著警察嘰里呱啦的叫成一片。
       臣登呆了。
       華人們沖開了警戒線,如同慌亂的鳥獸一般,涌入了華芝蘭城區。
       “隊長,快,我們要撤退了,那些暴徒都瘋了,天啊,人太多了,我們會被吞噬的!”努爾森高叫著。
       臣登猛地反應過來,“撤退,朝港口,或者朝軍隊的方向!”
       努爾森立刻朝后面跑,臣登也跟著跑,暴徒們沖進了城區,那些土著警察來不及跑干脆也加入到了其中。
       “這些低劣的牲口!”臣登回頭罵道。
       “隊長,趕快。”努爾森拔出了槍,翻身上馬。
       “嗯。”臣登也上馬。荷蘭憲兵每個人都有馬,因為他們身份高貴。
       很快,荷蘭憲兵們離開了華芝蘭區,離開了這個他們認為可以放棄的地方。
       理由很簡單,因為這里的居民都是華人,都是有錢的華人,華人,是可以犧牲的,而忒加尼雅城區的外國居民就不行,港口的外國船只更是要保證他們的安全,如果外國居民和外國船只出了事,那就是嚴重的外交事件,他們的國家會追究荷蘭殖民當局的責任。
       真是悲哀,泱泱天朝,堂堂“大國”,它的子民,它在海外的孩子,竟這樣的不值錢。
       而此時,那位滿清的南洋大臣又在干什么?那位大人根本不在泗水,也不在爪哇首都巴達維亞,他現在正在大海上,因為從趙大帥來到泗水的第一天,他就得到了消息,接著隨便編造了點故事,就要把這天字號第一反賊在南洋的事兒呈給朝廷,邀功領賞去了,順帶跑路。趙大帥高調來泗水,就是要讓這南洋大臣知道的,換句話說,就是讓他早點滾蛋,別在這兒礙手礙腳的,實際上就算大人不走,趙大帥也絕不會放過他,反正都是頭號反賊了,反正都脫了褲子光屁股了,殺一個兩個朝廷命官也不是什么大事兒。
       ……
       華芝蘭區被土著暴徒破壞著。
       這些黑瘦的猴子,此時此刻,一個個雙眼血紅,欲火高漲。他們從骨子里恨華人,恨他們的勤勞,恨他們的智慧,恨他們的財富,恨他們的一切!
       所以,他們要搶光這些華人的家財,搶光他們的女人,搶走華人們創造的卻在他們看來應該屬于他們的財富!
       低劣的種族,這樣的種族,怎么能活在文明的世界里?
       羅必順正了正軍帽,從腰間拔出了手槍。
       大帥說的對,這樣的族群,應該讓他們消失!
       “殺!”
       羅必順一腳踹開了羅家大門。
       兩百名青山海軍士兵軍服整齊的跟在他后面,皮靴踏在地面赫赫有聲!
       就在羅必順帶人從羅家出來的時候,一群暴徒正在砸著周家的大門。
       帶頭的暴徒得意洋洋的大叫,一想到等下沖進去,這座莊園的財富和女人都任他予取予求,這個又黑又瘦的家伙就呲唲哇啦的亂叫。
       “砸呀,砸呀,殺死他們,燒了他們!”
       這黑猴子亢奮到了極點,整個人朝大門撞去。
       噗通,黑猴子摔在了地上,疼得哇啦哇啦叫。他抬起頭,發現大門開了,而自己,正倒在一個雙目赤紅的瘦削男子腳下。
       “你?”黑猴子只問了一個字就被子彈打穿了腦袋。
       蔡鎮龍左手拍了拍白色軍服的肩章,右手的槍又對準了另一個土著暴徒,“開槍。”
       槍響了,那些暴徒只愣了不到幾秒鐘,就倒在了密集的子彈下。
       “二弟說,我們人太少了,只能保住這里。”蔡鎮龍朝門外走去。
       “可惡。”已是青山海軍軍官的方家強罵了一聲,帶著兩百名青山海軍士兵跟在蔡鎮龍后面。
       ……
       “歐家這個孽子!怎地如此愚蠢!”林家書房內,林海浩摔碎了一個茶杯。羅正軒和周耀祖也在這兒,都是一臉憤恨。
       書房門開了,羅狼走了進來,“林老板,不必焦慮,大帥說了,必會保林家安全。”
       林海浩看到羅狼,一下松了口氣,“羅司令在這兒,老頭子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這一切……唉。”
       羅狼推了一下帽檐,抬眼望著林海浩,“林老板,大帥說,這里是泗水,不是成都,在這兒,他只有這樣的能力。其余的,也無能為力。”
       “足夠,足夠了。”林海浩長嘆一聲,“從大帥讓羅司令去綁架范克爾開始,我就知道大帥是在盡力挽救了。無奈我等瞎了眼睛,看不清形勢,才釀成大錯。”咬咬牙,抬起頭,挺著胸膛道,“如若今天之事平安度過,我等南洋,不,我等中華子民,必會全力支持大帥,富我國,強我種!愚蠢愚蠢!國之不富,民之不強,我等再有錢又有何用!如再遇到今日這等事,如沒有大帥保護我們,豈不都是空?”
       羅正軒用力拍了下椅子扶手,“海浩老哥說的太對了!”
       周耀祖也點頭稱是,并且大贊趙大帥是真龍下凡。
       羅狼看了林海浩一眼,微微一笑,“林老板可算是徹底明白了。大帥昨天夜里派我們過來時就說過,如果這一次都不算教訓,林老板你們都不懂,那他明天就坐船回去,這趟南洋,就算是白來了,這兒的人,也由得他們自生自滅。”
       “萬萬不可!”林海浩一下就急了,“大帥怎可棄我們于不顧!”
       “是啊,這事兒是歐家那個畜生惹的,我周家,對大帥可是忠心耿耿的!”周耀祖比林海浩還慌,他人雖在這兒,可兒孫都在周家大宅,雖然大帥承諾過有人保護,可還是不放心。
       羅正軒倒是沒有說話,偷眼望著羅狼,似是明白了什么。
       “我相信這是你們的真心話,大帥也相信。”羅狼轉身走出了書房,“不過,今天這事能不能平安過去,我也沒把握,龍衛軍的任務是保護這里,可外面那些暴徒,就要看海軍的弟兄們了。”停下了腳步,“人太少了,如果大帥有足夠的船,有足夠的錢,就能帶更多的兵來,可惜……”
       “錢財不是問題,只要我等過了今天這關!”林海浩立刻高聲承諾。
       羅狼拉了下帽檐,邁開腳步,“還好,大帥留了后手,各位請放心。”
       林海浩三人目送那穿著冷酷黑色制服的頎長身影消失,心中猶自不平靜。
       羅正軒開口道:“這些話,是大帥說給我們聽的。”
       林海浩點頭:“是的,羅司令只是轉達,不過你我都明白,現在這形勢,也沒什么猶豫的了。”
       周耀祖嘆道:“做生意做生意,我們一直都做生意,都不會做人了,算來算去,這檔子買賣,還是虧了個血本無歸。”
       林海浩搖頭:“怎么能叫血本無歸,趙青山趙大帥,不就是最好的生意么?”
       羅正軒緩緩道:“不過,海浩老哥,耀祖老哥,以后咱們還真要看遠一點,眼前的坑要看,往后的天也要瞧,大帥讓那羅司令來對我們說的話是真沒錯,別人的地方,怎么著也不踏實,瞧瞧歐家一直巴結的荷蘭人,現在他們在哪兒,還不是守著港口,守著那些個洋人?我們在他們看來,就是工具,給他們賺錢的工具。”
       林海浩看著羅正軒,“正軒老弟,這些話你我若現在還不明白,可就真白活了這些年。不過今天這檔子事太亂了,歐家那個畜生明顯就是被那些暴徒頭子給耍了,他想利用大帥上位,卻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利欲熏心心漸黑,眼里也看不到清明了,那些人,又怎會真心聽你一個華人的話,骨子里就是恨你的。我就是擔心,大帥就帶了幾百個兵,怎么能敵得過那成千上萬的暴徒……”
       “羅司令不是說了,大帥留了后手么?”羅正軒打斷了林海浩,“海浩老哥,聽老弟一句話,相信大帥,相信他不會放棄我們。”
       “一定不會!”周耀祖胡須都在抖。
       林海浩則沒有說話,望向了門外,槍聲傳來了,還有叫喊聲和腳步聲……
       大帥啊,今日這一道關,我林家可是把一切都壓在你身上了!希望你那天說的一切都會做到!
       林海浩死死咬著牙。
      
      
      
      
       第二百五十一章 征服(十五)
       槍聲在接連不斷的子彈中那樣的急促。呼喊聲在**之中那樣的不堪一提。生命在這一刻,僅僅成為了倒下還是站著的證明。渺小,真的很渺小。
       當羅必順和蔡鎮龍帶領青山海軍的士兵們出現在華芝蘭區,泗水的華人們就像看到了沙漠中的水源,他們拼命的朝青山海軍這邊奔跑而來,不顧一切,因為,這些穿著白色軍服的男人,就是突然出現在他們的絕望深淵中的繩索。
       這里是華芝蘭區的后街口,蔡鎮龍和羅必順會合之后,在這里搭起了一道火線。
       “停!”蔡鎮龍高舉軍刀。這把軍刀是林海浩送的,據說還是很珍貴的收藏品,好像是第一次工業革命時英國皇家海軍的一個將軍用過的。
       士兵們停止了射擊,十幾個士兵組成了一個小隊,向前突進了一百多米,因為那里有一群華人正在狼狽的逃跑,暴徒們在后面追,還有華人被他們投擲的石塊砸傷。
       “打!”一個肩章邊緣繡著金線的年輕軍官大吼。
       士兵們開槍了,沖在最前面的幾個暴徒應聲而倒。
       “向后跑,我們掩護你們。”那個年輕軍官一邊開槍一邊大聲說。
       華人們先是驚訝,可當他們看清楚這個軍官的樣貌時,又是一陣狂喜。
       這些兵,都是華人,而且那軍官一看就是南洋人!
       此時,這些華人的心里充滿了劫后余生的感覺,他們中一些人哭了,一些人甚至當場跪下,高呼蒼天保佑……
       年輕軍官指揮著士兵繼續戰斗,暴徒們在又死了一些人之后學乖了,他們和青山海軍士兵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有槍的開槍,沒槍的扔煤油瓶子和石塊玻璃。
       華人們撤離的不夠迅速,他們中很多人拖著行李,而且他們心中現在又有了另一個想法,那就是認為有華人軍隊在,自己也安全了,很多原本可以丟下的財物又成了他們的寶貝……這其實是人性,特別是這種時候更明顯。
       可突進到這里的士兵只有十幾個,是蔡鎮龍叫他們來保護這些華人撤退的,于是,兩個士兵倒下了,一個腹部中槍,一個被燃燒的煤油瓶子擊中,瓶子爆炸后的玻璃碎片將他的臉弄得血肉模糊……
       又有兩隊士兵沖了過來,列隊朝暴徒射擊,可幾十個人攔在二十多米寬的街道上,估計也抵擋不了多久。
       那些華人至少有好幾百人,看到又有士兵過來保護自己,他們中一些人在歡呼之余,甚至還往回跑,去撿自己失落的財物!
       “這些人在干什么!操!”蔡鎮龍身邊的方家強大罵。他狠狠瞪著眼睛,“他們以為我們是神仙?媽的,要不是大帥的命令,誰管他們!”
       蔡鎮龍沒有說話,但也皺起了眉頭,一雙紅眼中目光很凌厲。
       羅必順走了過來,看了看遠處,然后神情很凝重對蔡鎮龍說:“這是最后一批了,絕大多數人已經朝港口轉移,暴徒的距離越來越近,我們人數太少,如果被他們不要命的沖過來,后果不堪設想。”
       “你什么意思?”蔡鎮龍微微側頭。
       “我的意思是……”羅必順深深吸了口氣。
       “放棄他們?”蔡鎮龍打斷了羅必順。
       羅必順愣了一下,又看了遠處一眼,緩緩點頭。
       “不行。”蔡鎮龍拒絕了。
       “為什么?請蔡司令以大局為重!”羅必順情緒有點激動。
       “因為我出生在這里。”蔡鎮龍平靜的說。側頭望著羅必順,“難道你不是?”
       “我是!所以才悲哀!”羅必順吼了起來,“我知道很多海軍兄弟家都在這兒,陸軍里也有,可現在這里是戰場,大帥說過,戰場里沒有同情!”
       “這不是戰場。”蔡鎮龍轉過頭不再看羅必順,“我的戰場,是大海,這里,是家。”
       羅必順表情僵住了,眼神劇烈的波動著……
       方家強看看蔡鎮龍,又看看羅必順,低聲罵了一句,然后朝蔡鎮龍用力敬禮,“司令,我去!我帶幾個不怕死的兄弟和他們玩命,剩下的,都朝港口去,和大帥會合!”
       蔡鎮龍看著他,挺胸敬了軍禮,放下手,點點頭。
       方家強轉身大吼:“不怕死的,跟我上!死了大帥給咱們敬酒,活著大帥帶咱們找妞!”
       “我去!”“操!”“老子不怕!”“哈哈!”“說的好!”
       十幾條漢子立刻站到了方家強身邊。
       “好樣的,跟著我上!”方家強使勁拉了下M96的槍機。
       就在方家強要沖出去時,卻被人拽住了衣領,一個凜冽差點摔倒。
       “陸地上輪不到你。”羅必順把方家強拽到了自己后面。方家強畢竟是海軍軍官,勁兒肯定沒這個陸軍副旅長大。
       “你!”方家強瞪著眼睛。
       “叫羅副旅長,海軍都這樣沒規矩?”羅必順背對著方家強正了正軍帽。
       方家強說不出話,只是瞪眼,而蔡鎮龍表情卻微微一動,眼中劃過一道光澤。
       “你們是大帥的寶貝,這些玩命的事情,交給陸軍了。”羅必順頭微微朝蔡鎮龍的方向轉了轉,“呵,我家也在這兒啊。”
       蔡鎮龍笑了。
       羅必順揮揮手,帶著十幾個士兵朝前方沖去。
       ……
       林家大宅。大門開著。
       羅狼就坐在前院的石墩上,安靜的看著門外。軍帽放在石桌上,一陣輕風吹過,暗金色的頭發微微揚起。
       “司令,好無聊啊。”蔣輝在身后道。
       羅狼撇撇嘴,這表情和某個人還真像……
       剩下二十一個龍衛軍隊員也站在羅狼身后,一字排開,面無表情,仿佛這陽光明媚的天氣,對他們來說也是黑暗的天堂。
       “羅司令,這,這是怎么回事?”林潤澤看到大門大大的敞開,不由驚訝無比。
       羅狼沒回頭,蔣輝走過去,“林先生,你怎么出來了,這里不安全。”
       不安全?林潤澤感覺自己智商被侮辱了,因為朱紅色的大門就那樣開著,門外擺著些尸體,具體有多少也看不清楚。
       蔣輝看著林潤澤的表情,也明白了他的心思,笑了笑道:“請林先生放心,門外躺了那么多爪哇土著的尸體,門又開著,他們不敢進來,就算進來,也不會成群結隊,因為他們很笨,看到門開著就以為這里被搶了,沒多少油水,最多來幾個。我們羅司令這招很管用的,再說了,那些蠢貨已經被蔡司令和羅副旅長給拐跑了,正拼命的朝大帥的陷阱跳呢。”
       “那就是大帥說的后手?”
       林潤澤沒來得及接話,身后就傳來了他爹林海浩的聲音,身邊還有周耀祖和羅正軒。就開始聽見了一頓槍聲,接著一個多小時沒動靜,林海浩這幾個老頭子實在忍不住了,本來說讓林潤澤出來看看情況,可心里實在慎得慌,干脆也鼓起勇氣跟著出來了。
       “是的。”
       蔣輝沒說話,羅狼站了起來。
       “請各位安心。”羅狼轉過身,“根據我的經驗,這里已經安全了。”
       “那周家呢?”看到周耀祖擔心的樣子,林海浩忍不住問。
       “周家和羅家的人現在應該已經在船上了。”羅狼戴上了軍帽,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拍拍臉道:“對了,忘了告訴幾位老板,從昨天半夜開始,大帥已經派人開始轉移各位的財物和家人,而之所以沒有告訴幾位,是因為大帥想讓你們親眼看看……”說到這里,羅狼突然轉身拔槍,扣動扳機。
       門外,一個土著暴徒應聲而倒。
       林海浩幾人一驚,原來,門外那些尸體是這樣堆起來的……
       “你們的選擇是多么正確。”
       羅狼把槍插回了腰間的手槍套。
      
      
      
      
       第二百五十二章 征服(十六)
       轟。巨響撼動著地面。
       啪嗒,啪嗒。紅色的血在黑色泥土中構建著刺目的顏色。
       “小心!”
       嘭!
       玻璃扎在了黑色厚皮軍靴上。一個燃燒瓶在遠處爆炸。氣流吹到了羅必順的面上,他的心抽了一下,低頭看了看軍靴表面扎著的玻璃片。
       暴徒依舊狂沖,幾十個士兵構成的火力線已經讓這些黑瘦矮小的尸體堆成了山。
       他們不怕的嗎?羅必順合上了M96自動手槍的最后一個彈夾。
       “打!”
       烏黑的槍管上藍色的機油讓人心顫。
       火光排成了一片,哪怕陽光如此耀眼。
       欲望是以鮮血為代價的……
       這個時候,只有獸性。
       羅必順將手槍插回槍套,拔出狼型戰斗刀,狠狠|插進了一個暴徒的后背。
       “哇!”
       一聲慘叫,羅必順回頭,只見一頂白色的大沿軍帽掉在地上,接著是帽子的主人。
       白色軍服上鮮血四濺,無數巴冷刀砍在那年輕的身體上……
       “你們這些雜種!雜種啊!”
       羅必順瘋狂揮舞刀子,眼眶漸漸噙滿淚水。
       ……
       你不知道,回不來了嗎。
       靠近丹戎佩拉克港的街道口,蔡鎮龍輕輕回頭,眼里的血絲仿佛在跳躍。
       “安全了,司令。”身邊的方家強看著洶涌奔向港口的人流。
       “他們中……”蔡鎮龍輕聲說著,“會有幾個人記得曾有人為他們流過血。”
       鞋跟靠在一起的聲音……
       蔡鎮龍朝著那些男人戰斗的地方敬禮。
       “司令……”方家強不知不覺流出了一行眼淚,陽光下,這個黝黑的年輕人筆直的右手在顫抖。
       “向男人致敬!”
       兩百多名青山海軍戰士全體朝著羅必順和那些年輕戰士拼命的方向敬禮。
       ……
       倒下,一個接一個的男人倒下。
       羅必順單膝跪在地上,粗重的喘氣,身邊是一具還在抽搐的身體,幾分鐘以前,這個身體還用手中的刀殺死了很多暴徒。
       “羅哥……”
       最后剩下的一個白色軍服上滿是鮮血的士兵扶起了羅必順。
       “叫我羅副旅長,海軍都這么沒規矩?”羅必順笑了。
       “我覺得您更像是我哥哥……”這個戰士剛笑著說完這句話,表情就僵在臉上,應該是半邊臉,鐵砂彈子槍對著臉轟的……
       熱熱的血潑灑在羅必順臉上,羅必順望著慢慢圍向他的暴徒們……
       更多的暴徒朝著丹戎佩拉克港蜂擁而去,而留下的這些,基本上是暴徒頭子,他們恨死了那些白色軍服的士兵,更恨這個穿著灰色軍服的男人,他們要親手用最殘忍的方式把這個男人撕成碎片!
       “全尸留不了了……”
       羅必順鮮血猙獰的臉上竟露出一絲微笑。
       他站直了身體,扔掉了刀子,理了理黑紅相間的軍服領子,然后拔出了腰間的手槍……
       “哇哇!”
       幾十個暴徒頭子遲疑了一下,這個被包圍的家伙還有槍?他們陰冷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恐懼,正是這些根本沒見過的槍,讓他們死傷慘重。
       “哼。”羅必順冷笑一聲,轉身朝向丹戎佩拉克港口的方向,胸口挺的筆直,哪怕鮮血一滴一滴的從臉上滑落。
       “大帥,我們來生再見,下輩子,我還給你做兄弟!”
       羅必順將槍口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還剩了一顆子彈,羅必順自己留下的。
       呯!
       槍響了,倒下的卻不是羅必順,而是那個發現羅必順要自殺第一個朝他撲上來的暴徒頭子。
       轟!
       槍聲過后,爆炸在離羅必順不遠的地方發生,氣流割的臉生疼,耳朵也被震耳鳴了。
       可羅必順卻抑制不了的顫抖起來!
       他在發抖,他回頭——
       一個身形修長的男人坐在一根斷掉的房梁上,黑色大沿軍帽放在腿上,暗金色的頭發輕輕擺動。
       羅狼!還有他身后那些仿若陽光與他們無關的黑色軍服戰士!
       羅狼眼神輕輕波動了一下,他看到了羅必順周圍那些白色軍服的尸體,然后他站了起來,緩緩將軍帽戴在頭上。
       槍聲響了……就在羅狼戴上軍帽的瞬間。
       龍衛軍的MC98讓那些暴徒頭子連哼哼的機會都沒有。
       ……
       “羅司令……為何還不走?”看到沒危險了,林海浩眾人從遠處小心翼翼的過來,這如同地獄屠宰場的街道,讓林潤澤和幾個人忍不住吐了出來。
       “為何……哦。”看羅狼沒反應,林海浩又問了一句,可當他看到羅狼的表情時,自覺的向后退了幾步,并伸手阻止了向上來打聽情況的周耀祖。
       “爹……”羅必順看到了羅正軒,笑了笑,然后便癱倒在地,人事不省。
       “三崽!”羅正軒連忙叫人扶起羅必順,可羅必順依舊昏迷。他看向了羅狼的背影,眼神很著急。
       “放心,羅少爺沒事,疲勞過度了。哦,身上就幾處外傷,不礙事。”蔣輝走過去看了看羅必順,笑著對羅正軒說。
       聽到龍衛軍副司令這么說,羅正軒也放心了,因為這些龍衛軍每一個都會包扎治傷的本事,可老淚還是滲出了眼眶……
       羅狼就這樣站著,一動不動,蔣輝走到他身邊,也筆直的站著。
       “他們又怎么了?”林潤澤邊擦嘴邊問他爹林海浩。
       “小聲點。”林海浩嘴上這么說,眼中卻閃著晶瑩的光。“潤澤,他們……是在祭奠啊。”林海浩擦了下眼角。
       ……
       轟轟轟轟!
       連續的爆炸聲從丹戎佩拉克港口傳來。
       羅狼動了一下,眼神卻變得奇怪。
       可林海浩眾人卻歡呼起來!
       “開炮了!開炮了!大帥的軍艦開炮了!”
       林海浩激動的握著拳頭。
       “咦?”他朝另一個方向愣了一下,怎么有沖鋒的號聲?
       是荷蘭人!林海浩猛地反應過來。那些守在忒加尼雅區的荷蘭兵朝港口進軍了!
       贏了!大帥他贏了!林家也贏了
       林海浩內心激動到極點,趙大帥一步一步安排的非常好,現在那些暴徒全在軍艦的射程范圍內,還是打著堆的!
       荷蘭軍艦也開火了,不是朝著趙大帥的船,而是朝那些暴徒!
       還有荷蘭軍隊,等炮轟結束,他們就會去打掃殘局。如此一來,泗水這場**,便會以荷蘭殖民當局官方派兵平定而結束!
       林海浩知道荷蘭人態度突然改變時因為什么……
       范克爾先生,我們可愛的范克爾先生!
       從大帥綁架這位先生的第一刻起,他就想到了這一層!
       蔣輝走了,帶著龍衛軍朝歐家而去,林海浩當然也知道那是為什么。
       趙大帥說,他最討厭被人利用,而那個人,那個妄想以卵擊石的家伙,此時便會落在那個男人的恐懼中。
       林海浩完全放心了,甚至已經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和林潤澤討論起林家先遷走哪門生意……
       又過了一會,炮轟結束了,也代表了這場**的結束。
       可羅狼還站在那里,一個人。
       羅司令怎么了?林海浩微微愣住了。
      
      
      
      
       第二百五十三章 密友
       十天后。1899年9月23日。
       泗水恢復了平靜,街道進行著修整,那些被燒毀的房屋也在廢墟之上搭起了架子。
       荷蘭士兵在街上巡邏,還有憲兵們,沒有了土著警察,似乎在經歷了“9.13**”后,荷蘭殖民當局對泗水土著人的劣根性有了更多了解。
       這座城市的秩序在回復,當然還有它損傷的元氣。
       叮,紅酒杯碰了一下。
       “范克爾老兄,你真懂享受。”趙千放下高腳杯,嘆了口氣。
       范克爾也放下酒杯,笑道:“那也需要有識貨的人才行,紅酒就是留給懂得品嘗它們的人的。”
       趙千笑著看向他,“恭喜你了。”
       范克爾苦笑:“恭喜?我的上帝,千,我可是被降職了。”
       趙千眼睛眨了眨:“在我面前,還需要演戲么?”
       范克爾長出口氣,“說真的,我的朋友,如果不是你,我還真的不愿意當泗水的市長,你知道,我以前的職位可以不用操心就能得到我想要的。”
       趙千撇撇嘴,“現在也一樣,而且好處更多,你從荷蘭到爪哇,不就是為了錢么?”
       范克爾搖頭笑道:“千,我們可以含蓄點嗎?”
       趙千大笑,接著兩人又碰了下酒杯,并且紳士的喝了口紅酒。
       “給你看樣東西。”趙千拍拍手。
       “什么?”范克爾愣了下。
       虛掩的艙門推開了,一個龍衛軍隊員將一個盒子放在了兩人面前的茶幾上。
       “大帥。”那龍衛軍隊員敬禮。
       趙千點點頭,嘴邊泛起一絲微笑,“我知道了。”
       龍衛軍隊員出去了,將門帶上。那輕微的響聲讓出神看著那盒子的范克爾清醒過來。
       “不打開看看?”趙千點燃支煙。
       望著趙千緩緩吐出的煙霧,還有嘴邊那說不清楚什么意思的笑意,范克爾突然覺得背脊有點發涼……
       范克爾深深吸了口氣,伸手打開了盒子。
       “嗚哇!”
       范克爾猛地起身,向外跑去,沒跑幾步,就將胃里的紅酒吐在了地毯上。
       “老兄,你的承受力也太差了吧。”趙千微微愣了一下,起身走到范克爾身邊,幫他拍著背。
       范克爾咳嗽了好一陣,好不容易直起身,顫抖著接過趙千遞來的手帕。“千,我,我的朋友,你也,太,太……”范克爾擦著嘴,猶自驚魂未定。
       “知道盒子里是誰么?”趙千朝范克爾眨眨眼睛。
       原來……盒子里放的是一顆人頭!難怪范克爾這么大反應!
       看到這個男人輕松甚至很像痞子的笑容,范克爾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而且迅速就像洪水一樣將他所有的心念占據!
       絕對,絕對不能和這個男人作對,否則,也許下一顆人頭,就是自己的!
       看到范克爾的表情,趙千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悠閑的從懷中掏出一根雪茄,遞給了范克爾,“阿根卡,前泗水市市長圖亞金的三兒子,一直通過他父親的關系做著走私生意……”看了范克爾一眼,“這家伙和很多外國黑幫有聯系,甚至海盜也幫他運貨,而丹戎佩拉克港,就是阿根卡最大的貨倉。”笑了笑,“范克爾老兄,你代替阿姆斯特丹管理爪哇的安全工作,我相信這家伙也早在你的名單上了吧?”
       范克爾腦子嗡的一下,木訥的點點頭。說實話這位前任的荷蘭駐爪哇總警司也收了阿根卡不少好處,但這些好處遠遠不如阿根卡的走私黑幫帶來的隱患大,有時候范克爾也很后悔為什么就上了阿根卡的賊船,要處理難度很大,阿根卡的勢力很大不說,而且自己也要遭殃……
       “千,我的朋友,非常感謝你幫我處理了這個麻煩。”范克爾恢復了鎮定,心里一陣輕松,笑著從懷中掏出黃金做成的雪茄剪,剪掉了雪茄的封口。
       “不用感謝我,這是我必須做的。”趙千看著范克爾,“這個黑幫勢力很大,而且錯綜復雜,像什么紅溪幫拉滇幫之類的勢力都是它背后扶植起來的,而幕后真正的老板,正是以圖亞金為首的泗水傀儡政府,黑白混淆,官匪不分!”
       范克爾抽雪茄的動作僵住了。
       趙千朝他微微點頭,“爪哇土著,本來就是卑劣的種族,你們荷蘭人養著這些家伙,他們卻來挖你們的墻角,說實話,范克爾,我的朋友,真正養著他們,養著你們,養著這片土地的人是誰,不用我說你也清楚。”
       范克爾咬了咬牙幫,默默點頭。
       趙千接著說:“圖亞金被我殺了,阿根卡成了這股大勢力的頭子,加上你們戒嚴,動用了軍隊,于是他們隱藏了起來,暗中制造混亂……”
       范克爾眼神猛地一顫,“你是說?”
       趙千緩緩點頭,“沒錯,十天前的那場**,就是他們一手策劃!”
       范克爾倒抽一口涼氣,關于這一點,他是真不知道。此時明白,肯定是萬分震驚。也不能怪范克爾,因為不是誰都有龍衛軍這樣的牌,在羅狼嚴苛的近乎沒有人性的訓練和趙大帥來自未來的先進理念的共同作用下,他們已經成為了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特工人員,和毒蝎那些世界兵王不同,他們更擅長諜報、暗殺之類的地下活動,說白了,他們就是趙大帥的王牌特務!
       趙千嘆了口氣,“有個笨蛋,以為他利用了阿根卡,結果,卻只是人家達到目的的一級臺階。”
       “你是說……”范克爾明白了,看了趙大帥一眼,兩人不約而同輕輕點頭。
       “相信華人吧,也相信我。”趙千笑著伸出了手,“其它地方我不管,泗水的華人家族,只要我在一天,就沒有人能動他們,也許我打不過軍艦,打不過大炮,但秘密派來幾個人,搞些暗殺,制造點恐怖,這點能力和自信我還是有的。”
       范克爾心里一顫,趙千的話,再明白不過了。深深吸了口氣,范克爾露出了笑容,和趙千緊緊握住了手,“千,以上帝的名義,我永遠是你的朋友,朋友之間的承諾是相互的,我發誓,只要我維綸特姆.沃斯卡.范克爾一天還是泗水的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