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集下載 | 書籍資料頁| 上傳書籍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民國超級雇傭軍_第19章

作者:耳釘 大小:2440K 類型:軍事 時間:2014-03-03 00:36:52
        毒蝎一隊。
       接下來的日子,毒蝎就在青山槍械的后山訓練。每天上午,趙千帶著毒蝎所有人進行訓練,每天下午,新進隊員由各自的分隊長帶著操練,訓練時間是每天早上6點到下午6點,而從這些新隊員第一天訓練開始,高額的薪金也開始計算。
       十天后,青山勞保廠送來了毒蝎新隊員的戰斗裝和訓練裝,同時標配裝備蝎刺97半自動步槍和M97自動手槍也到位。
       另外,青山勞保廠還送來了青山槍械的工作服,藍色的,很耐用。工人們都很滿意他們的新工作服,有些人甚至穿著上班,穿著回家,每個人都說青山槍械真好,在這里工作真是走了大運,報酬高不說,還供伙食發衣服,如果得了每月一次的青山敬業獎章,還有500美元的獎金!
       于是,為了能繼續在青山槍械工作,為了能拿到敬業獎章,每個工人都很賣力,很認真,加上生產線的作業方式,生產效率自然蒸蒸日上。
       1897年7月25日,當青山槍械職工領到他們第二個月的工資獎金后,第一批產品已經存放在了倉庫里。
       2000支青山97式步槍,300把M96自動手槍,以及數十萬發Z2子彈!
       青山槍械制造公司有專門的子彈生產線,Z2子彈經過了改良,比在青洲島小工房生產時完善了很多,現在青山槍械的生產條件和人力資源強了太多,Z2已經形成了成熟的工藝,青山97式雖是趙千提前黑了保羅.毛瑟的毛瑟98,卻只能用Z2子彈……
       道理很簡單,沒子彈,槍就是一燒火棍,打人不如折凳,砍人不如西瓜刀,你買了老子的槍,那就得一直把老子的子彈買下去!
       漢陽兵工廠1896年開工生產,第一年產量不過1300支步槍,還是所謂的“漢陽造”。德國1888式步槍主要由普魯士三家兵工廠生產,分別為但澤、埃爾富特和斯班道,到1898年停產的數字是750000支,也就是說,一家兵工廠的月產量差不多兩千多不到三千支的樣子。自己的青山槍械從6月25日正式生產到現在剛好一個月的時間,有這樣的成績非常不錯了,主要還是源于最大程度調動了工人的積極性以及先進的生產線模式。
       這就是人力資源和生產模式相得益彰的結果,意料之中的事。
       ……
       青山97式,不論外型還是原理,都和毛瑟98一模一樣,毛瑟98仍然是非自動步槍,屬于普通步槍類型。1888年毛瑟設計的發射無煙火藥的彈倉式步槍被德軍采用為制式步槍,命名為1888式步槍,它也是德軍采用的第一支使用無煙火藥的步槍,雖然1888式步槍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依然為后來的98式提供了寶貴的經驗。98比88性能更好,主要特征是固定式雙排彈倉和旋轉后拉式槍機,除了毛瑟步槍標志性的5發內藏式彈倉,裝填槍彈時,既可以單發裝填,也可以使用彈夾裝填。單發裝填時,打開槍機,將槍彈一發一發地裝入彈倉;使用彈夾裝彈時,直接將滿彈(5發)的彈夾插入機匣導槽,用手將槍彈壓入彈倉。
       毛瑟98式是世界槍械史上的重要成就,原本應該出自1898年4月5日的德國,應該屬于一代槍械大師保羅.毛瑟。可現在,1897年的7月,青山槍械公司制造的青山97式,已經厚顏無恥的搶先一步了……
       唯一的不同,就是青山97式采用的子彈是青山槍械自行生產的Z2,槍口初速為820米每秒,超過了毛瑟98的755米每秒。
       這就意味著,就算明年4月毛瑟98式正式出爐,青山97式仍然有極大的競爭力!
       盜版超過正版,媽的中國人就擅長這個,老子也不例外,拿來主義就是好,偉大的不滅的真理!謝了,保羅哥,謝了,堅強的德國人民!
       趙千望著遠方的海面,朝德意志帝國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這是7月26日的深夜。舊金山碼頭。
       “大哥,周圍干凈了。”李堯來到了身后。
       “哦。”趙千轉過身,“青山貿易現在多少人了?”
       李堯道:“70多個。”
       趙千問:“都是些什么人?”
       李堯道:“窮苦的華人。”
       趙千點點頭,不再說話。
       這時,一只小艇靠岸,蔡鎮龍上了岸。
       “哥。”趙千笑了。
       “李堯?”蔡鎮龍一雙紅眼閃爍著,舊舊的普魯士海軍服沒有穿外套。
       “蔡大哥,好久不見。”李堯微笑道。
       蔡鎮龍看著趙千:“二弟,這個人怎么?”
       趙千笑道:“放心,他是我的兄弟,以后你要找我,直接找他就行了。”
       李堯眼神動了動,嘴角輕輕翹起。
       蔡鎮龍又看了看李堯,對趙千道:“既然你如此說,我也不說什么了,鹿耳號已經等著了,我是來接船的。”
       “還勞煩大哥親自來。”趙千拍拍李堯的肩膀,示意他不要介意。
       李堯道:“大哥,箱子已經裝好了,去看看?”
       趙千贊道:“效率很高嘛,白天運過來,半夜就弄好了。”說罷望向蔡鎮龍,“哥,一起去。”
       蔡鎮龍點點頭,于是三人來到碼頭邊的一堆木箱子邊。
       “開箱。”李堯對守在這里的幾個人道。
       箱子打開了,內層墊著軟布,放的全是牛皮紙打包好的香煙。
       趙千笑著對蔡鎮龍道:“這是莫氏船舶公司運的貨,正經生意,摩爾卷煙廠的,交了稅,辦了許可。”
       蔡鎮龍嘴角動了動,布滿血絲的眼中閃過一絲光亮。
       李堯又叫人將卷煙搬開,打開了箱子下面的夾層。
       “猜到了。”蔡鎮龍剛一說完就愣了,這夾層里放的居然是一包包的鐵釘?
      
      
      
      
       第五十五章 日出
       趙千贊賞的看了李堯一眼,“搬走,讓我大哥看看下面。”
       李堯笑道:“蔡大哥,如果是只是夾層,查起來不費什么勁,這些釘子是卡萊斯五金廠的貨,也是莫氏船舶公司的正經買賣。”
       接著,鐵釘被搬開,露出厚厚的一層稻草,稻草中藏著兩個長長的木盒子,李堯拿出一個,打開,將里面的槍遞給趙千。
       “如何?你的部隊還適用?”趙千將槍管還泛著機油光澤的青山97式遞給蔡鎮龍。
       蔡鎮龍打開機匣導槽,看了看,然后合起,拉了槍栓,朝著海面就是一槍!
       “這不是毛瑟?”蔡鎮龍有些詫異。
       趙千笑道:“這是青山槍械的新產品,青山97式,比毛瑟1988式強多了,這次去香港的一共有兩千支,另外還有三百把M96,哦,就是你腰上的蝎尾96,現在改了名,哈哈,我們是專業的槍械制造廠,產品劃分了系列。”
       蔡鎮龍將槍交給李堯,“兄弟,你蔡大哥是個直腸子,人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路,剛才不要介意,做的很好。”
       李堯笑笑,接過槍轉身安排人裝箱去了,不過可以看到,他眼中悄悄流過一絲光亮。
       趙千望著幾個裝箱的人,“哥,你現在有多少人?”
       蔡鎮龍道:“前幾天補給的時候被美國佬的巡海船發現了,挨了個炮子,死了幾個兄弟,現在加上我不多不少整一百人。”
       趙千道:“哥,先挺一陣吧,這批貨里,你的人要多少就拿多少,300把M96,你拿100把,100把給羅西,叫他給教父唐維托送去,說是我的禮物。另外100把讓他賣了,不過有個條件,每把M96都要天價,而且要叫買家等,說是急缺,要補貨,因為這槍是全手工制造,很麻煩。”
       蔡鎮龍懂了,這叫物以稀為貴,M96本來就是現在世界上最好的手槍,賣得貴也無可厚非,但這樣的話,就不可能裝備軍隊。
       其實趙千根本沒打算讓M96成為槍族,M96是手槍,適合近戰,他心中的消費群,是那些各國權貴和大佬,因為他們怕死,他們舍得。
       對,這就是奢侈品,槍械中的路易威登,手槍里的勞斯萊斯!我要讓它成為身份的象征,權貴的標志!
       趙千深呼吸了一下,“哥,那艘火輪船‘功成號’處理掉吧,能換點錢就換點錢,現在我們不缺貨船,另外,你自己去聯系英國的造船廠,訂購一艘新式的軍艦,我知道你有路子,看你的鹿耳號就知道。”
       蔡鎮龍一震,布滿血絲的眼中閃著光。
       趙千接著道:“你的部隊繼續擴大,人先找地方練著,海上的事兒你比我熟。不用擔心槍,我這有,另外這一次羅西付的款子,還有我在費利麗賭場的分紅,你都拿著,買軍艦,如果不夠就先付訂金,另外再找個比施耐德更能干的指揮官,教官也找,不要怕他們是洋人,只要貪財就行。”
       “像施耐德一樣?”蔡鎮龍笑問。
       趙千笑道:“對,沒錯,不過施耐德現在可不能還給你了,說實話,老子真喜歡這滿口大金牙的荷蘭洋馬。哥,別這樣,不用感動,這不是我們說好的么,你知道我們要什么。”
       蔡鎮龍搓了搓有些發酸的鼻子,“我跟你客氣什么?再說了,我的隊伍越強,你的貨在海上也越安全。”
       趙千捶了他一下,然后兩人又開了幾句玩笑,三個多月沒見了,畢竟是拜把子兄弟,感情不同的。
       “李堯不錯。”蔡鎮龍突然道。
       趙千望著正在指揮人搬箱的李堯,“是的。對了,我和羅西也拜了把子,他現在是你三弟,那小子也不錯,是個重感情的人。”
       蔡鎮龍猶豫了片刻,輕輕一笑:“明白了。”
       ……
       天明時分,蔡鎮龍下海了,小艇在海面上漸漸開遠,他一直望著自己,直到徹底看不見。
       清晨的海風很清新,也很涼爽,濤聲傳來,身心舒暢。解開襯衣的扣子,望著天邊的魚肚白,深深呼吸著。
       過了一會兒,天蒙蒙亮了,一輛馬車駛了過來,車門開了,是莫如蘭,穿得很漂亮。
       “你在看什么?”她來到了身旁。
       “日出。”趙千轉頭笑道,“你來了正好,陪我一起看。”
       莫如蘭心跳了,輕輕挽住了趙千的手臂。
       日出很美,驅散了夜,帶來了光亮,也帶來了希望……
       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莫如蘭依在臂彎中,俏臉微紅。不一會,陽光染透了天,海面金光粼粼,異常美麗。
       莫如蘭望著趙千的側臉,“船都裝好了么?”
       趙千說:“好了,等一會你們的船員上船,就可以走了。”
       “是我們……”莫如蘭道。
       “嗯。”趙千摟住了她的肩。
       “大小姐,姑爺。”身后傳來了一個聲音。
       “張大叔。”莫如蘭臉上一紅,急忙掙開。
       趙千回頭,是一個身形瘦小的中年漢子,五十來歲的樣子,長得有點像自己見過的張成棟。
       莫如蘭道:“哥哥,他是你見過的張二叔的哥哥,張成國,我都叫他張大叔。他們兄弟跟了我爹很多年,在致公堂里很有影響力,對了,你上次要走的那十個年輕人里,有一個就是張大叔的兒子。”
       “張鴻的父親?”趙千看著張成國。
       張成國抱抱拳,“姑爺,犬子承蒙您照顧了,如果他不爭氣,就給我好好收拾。”
       看得出來,張成國眼中除了感激,還有幾分自豪,的確,一百多個致公堂最優秀的年輕人,自己只要了十個,被淘汰的那些年輕人里還有很多致公堂長老級別的人物的后代,張鴻被選上,也著實讓張成國臉上有光彩。
       于是道:“張大叔放心,張鴻我一定好好教,他能被選上,也是自己的本事,有其父必有其子。”
       張成國哈哈大笑:“姑爺客氣了,不過阿鴻這小子,從小就爭氣,拳腳功夫也練得扎實。”
       又客氣了幾句,趙千問:“張大叔,這次可是你領船?”
       張成國神色一正,“姑爺,放心,龍頭專門交代過,要小心謹慎,不能出了姑爺的茬子。”
       莫如蘭道笑道:“張大叔已經被爹派去管莫氏船舶公司了,以后你要做什么,直接吩咐他就成。”
       趙千朝張成國抱抱拳:“那便有勞張大叔了。”
       張成國又是一陣激動:“姑爺英雄漢,老張定效犬馬之勞!”
       這種人身上江湖義氣是很濃的,要的就是個臉子,圖的就是個光彩,他家大小姐眼光高,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致公堂,莫承宗以后定是交到自己手里,現在對張成國尊重,就是一件讓他覺得值當的事情。
       又抱抱拳:“張大叔,我們就別客氣了,以后仰仗你的地方還多,來日方長,等你回來,我們再好好喝上一杯。”
       張成國雙眼放光,朗聲道:“姑爺說的對,哈哈,江湖漢子,矯情了不好!”
       然后,趙千向老走海路的張成國詢問了一些航線上的細節,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莫氏船舶公司的人也陸續上船,汽笛聲響了,張成國拱手告別,邁著矯健的步伐上了最大的一艘貨輪。
       終于出海了……
       趙千望著船隊離去,輕輕出了口氣。
       ……
       第一批貨,一分錢沒賺到。不止如此,就連香港費利麗賭場的分紅也沒了,趙千相信,羅西見到他的大哥蔡鎮龍時,一定會把賭場起碼一年的紅利預支給蔡鎮龍,甚至還會把訂購軍艦缺的錢補上,但趙千也相信,蔡鎮龍一定會只拿他該拿的,自己這個大哥,不喜歡錢,喜歡理想,雖然是南洋兇名遠播的海盜頭子,做人做事卻相當有原則。
       給青山槍械的工人發了第二個月的工資獎金,又用了一筆錢。青山槍械的工人收入在舊金山是最高的,哦不,應該說在整個美國都屬于高收入。一般的工人每個月工資加獎金差不多是120美元,總設計師邁克.柯爾特收入最多,每個月800美元,升任總工程師的德國高級技師孔茨其次,每個月算下來500多美元,接替孔茨成為青山槍械加工車間主任的德國技師恩里克、裝配車間主任美國技師本恩、修整車間主任德國技師楊森、維修車間主任中國技師宋文宏每個月300多美元,另外每個車間的工段長收入是150美元左右。
       這個年代的錢是很值錢的,美元近十年升值很快,到1897年,和英鎊的兌換比例已經接近2:1,和白銀兌換比例從甲午前的1:1.25升到了將近1:2,由于此時美國經濟飛速發展,美元已經排在英鎊后,成為第二世界貨幣了。拿青山槍械總工程師孔茨舉例,他以前在卡兵克槍械公司擔任總工的時候,月收入才100美元左右,一般的工人不過20多美元,所以青山公司的職工在舊金山絕對算高收入族群。
       1888年,福州船政局制造廣乙、廣丙鋼脅鋼殼魚雷快船時,每艘造價預算是20萬兩白銀,按照1897年的匯率,也就是10萬美元,5萬英鎊。當然,這種魚雷快船的質量是很差的,滿清朝廷給海軍的預算也只夠他們造10萬美元的小船。此時,英國船廠一艘魚雷艇要賣15萬英鎊,30萬美元;一艘輕巡洋艦大概是150萬美元左右;裝甲巡洋艦基本上在400萬美元上下。至于戰列艦,那就是沒數的了,多一個噸位多一門炮就是錢,往上疊就是。
       這些都是大概的數,具體情況還得具體分析。再以槍械為例,此時一把毛瑟手槍,也就是駁殼槍,要25美元,左輪不過10美元。一支毛瑟步槍,出廠價格是100多馬克,就是50多兩白銀,30美元左右,接近15英鎊——當然這是德國人的出廠價,通過軍火販子倒賣,貴的能賣到200到300美元!
       誰叫這個年代,槍的需求量遠遠高于產量呢?
       所以,這條路是對的,沒有錯,做什么都沒有錯!
      
      
      
      
       第五十六章 還是錢
       一個甲午,白銀兩億兩沒了,還捎上三千萬的贖遼費,兩億三千萬啊,可以買多少軍艦,買多少槍,養多少軍隊?
       可某位老太太依舊樂呵的很呢,一樣吃滿漢全席,一樣每道菜只吃一口,一樣沒事就拿人奶洗臉漱口。
       你二舅媽的,要是您老人家不挪人家北洋的軍費修園子,辦您的壽宴,說不定這甲午也就不輸了,人家大日本帝國可是傾其所有賭上國運,你這邊打輸了一樣天朝上國的過日子。不過北洋也夠朽的,說白了那就是一個集體吞金的大怪獸,龐大的黑場子,洗錢一起來……
       可苦了誰?這一敗,這一賠,tamade苦了誰!
       神交一下,就算贏了,兩億三千萬還在,也不會多出軍艦,也不會多出槍桿子,也不會多養點兵,一定會多個東和園,西和園之類的玩意和頤和園相互輝映,以彰顯我大國的富貴!大國吃不窮,打不垮,拖不爛,倭子那么狂,不也照樣臣服腳下,敗亡而去?
       誰在哭?誰悲鳴?誰痛苦?誰可憐?
       媽了個把子!奶奶的熊!日你先人!直娘皮!
       “爺?”劉貞貞嚇了一跳,手上端著的茶盞差點就掉在地上。
       “沒事沒事。”趙千扔掉了手中掰斷的鉛筆。
       “哦。”劉貞貞把茶放在辦公桌上,轉身就要走。
       趙千一把拉住了她,“怎么了,看你這幾天都悶著頭。”
       劉貞貞搖頭:“沒,爺,您忙,我不打擾您了。”
       趙千松開了她的手,“去吧,別傷心了,到時候你一起嫁過來,趙家房子大,不怕人口多,養不起了大不了煮飯的時候多加瓢水,大伙兒一起喝稀飯。”
       劉貞貞僵住了,然后猛地撲進趙千懷里,嚶嚶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你對我有情有義,我也不能負了你,嫁吧嫁吧,都嫁,我都娶,反正一夫多妻我怕個鳥,只是你們不要怕成寡婦就行。”趙千笑道。
       “爺,別,別瞎說,趕緊呸了,說不得,說不得……”聽得趙千如此說,劉貞貞也顧不得哭了,連忙抬頭,滿臉淚痕的望著趙千。
       “好好,呸呸。去吧,我還要算賬。”趙千拍拍她。
       劉貞貞走了,看得出來她很開心,心里的疙瘩也解開了,也難怪,跟了自己那么久,自己忽然要娶莫家大小姐,是個女人都會傷心。
       有一就有二,以前打死也沒想過結婚,現在既然要結了,干脆就一竿子統統打倒,然后輪番轟炸!
       趙千點燃支煙,用鉛筆在紙上算著。昨天給青山槍械的職工們發了錢,莫承宗給的一百萬還剩下二十幾萬,這錢得用來當成本,進行生產。莫如蘭又拿了五十萬來,這錢怎么用還得看,不能亂來,莫氏船舶公司的船要兩個月才能回來,下一批貨的量必須更大。
       青山97式的價格是一支60美元,羅西吃下貨賣多少那是他的事情,自己的定價已經比毛瑟88的出廠價貴了一倍,誰叫這是新式武器呢,雖然德國人也會有……
       不過就算毛瑟98出來,價格也不會比青山97式便宜多少,而且青山97式用的Z2子彈,槍口初速更大,競爭力肯定強于毛瑟98式。
       但毛瑟98百分之百會成槍族,青山97式卻有局限性,因為Z2子彈只有青山槍械能生產。槍的確好賺,可子彈的利潤才叫綿延不絕。看來青山槍械規模還是小了,卡瓦和李奇天還在搞卡兵克槍械,擴建也遇到阻礙,這些事情哪一件都頭疼,還好未來岳父大方,給了150萬,這不是小數目,等于一艘輕型巡洋艦,小半艘裝甲巡洋艦了。
       總不能老刮致公堂的地皮,錢還是自己找的穩當,以后還有更多的事要依靠致公堂,不能把柴火抽光了。
       這一趟買賣,2000支青山97式加上子彈,三十多萬美元到手,加上定價500美元一把的M96,除去本錢,怎么也得撈40萬。M96自動手槍是不給羅西大量販賣的,這個奢侈品只能自己賣,多少錢就是多少錢,絕不能鋪貨,鋪多了就不值錢了。
       趙千也知道,自己這第一批貨,羅西肯定也賺不了多少,從他那倒手,一支翻倍賺就頂天了,這點錢對于費爾羅家族來說少得可憐,可趙千同樣知道,費爾羅家族要的是打開軍火市場的貨源,所以才會送100把M96給教父,目的就是向那位聞名后世的黑手黨頭子顯示自己有技術有實力成為他們的貨源!
       這些意大利黑手黨在歐洲的兵工廠訂不到貨,原因很簡單,全世界都要槍,以普魯士的兵工廠為例,他們絕不會要費爾羅家族的訂單,生產出來的槍大部分遵循國家利益,少部分給了歐洲有關系有路子的軍火商。槍也有壽命,半自動步槍打個六七千發就差不多了,非自動步槍更少,自動步槍倒是可以打一萬多發,可那是未來,就現在的步槍而言,軍隊天天操練天天用,膛線很快就廢了。
       所以這個時代的槍彈供不應求,時代特性決定的——叢林里的軍備競賽,誰輸了,誰就是肉,誰贏了,誰就繼續活著,繼續發展。
       于是教父才想著到美國來發展,這里的槍比歐洲好買,可疏通關系要錢,這個稅那個稅也要錢,費爾羅家是干什么的?歐洲頭號走私集團!既然自己把舊金山的地道鋪好了,他們就絕對不會走正道。
       因為走私,所以暴利!
       利益面前,誰也不會打退堂鼓,就這么簡單!
       莫氏船舶公司公司那里也不需要給運輸的錢,因為自己的貨是藏在其它貨物里的,這兩筆生意已經足夠莫氏船舶公司回本了,還有的賺。
       這是很好的模式,李堯真是個搞走私的天才,不過錢還是來的太慢了,青山槍械要擴建,卡兵克槍械要拿到,青山勞保用品廠以后有大用,現在只能養著,青山貿易就是個殼子,其實是黑幫,人也要養。還有大哥蔡鎮龍,自己給了他承諾,以他的性格,海盜部隊的人只要不把船壓沉了,多少他都會招來,洋教官肯定請,也絕對會找英國人買船,就算他買一艘魚雷艇,也是幾十萬沒了,但他不會,至少也是一艘輕型巡洋艦,那可是150萬朝上數啊……
       錢,還是錢,什么都是錢!
       干脆……趙千又掰斷了一支鉛筆,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
       早上從碼頭回來,一直忙到下午,昨天在碼頭一夜沒睡,把接下來的事情計劃好后,就在辦公室里睡著了,一覺醒來,發現已經是第二天中午,身上蓋著薄毯子,肯定是劉貞貞看到自己睡得熟,不敢叫,又怕自己著涼,給蓋了張毯子。
       洗漱完畢,準備去加工車間看看孔茨制訂的這個月的生產計劃,還沒走到,就看到莫如蘭匆匆忙忙的來了,滿臉焦急。
       “怎么了?”趙千問。
       莫如蘭看到趙千關切的神情,再也忍不住,撲進趙千懷里,眼淚唰的一下就出來了。
       “乖,別哭,有什么事你告訴我……”趙千安慰著,心想莫如蘭不是個愛哭的女人,有這種反應,一定是遇到什么難題了。
       莫如蘭哭了一會,從趙千懷里直起身,“二哥出事了,父親氣得病倒了,從昨天夜里就昏迷不醒,我,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二哥?趙千知道莫如蘭有兩個哥哥,大哥莫如竹在英國學醫,早就不和家里聯系了,二哥莫如松,上次去致公堂也沒見著,聽莫如蘭說過,是個典型的敗家子。莫承宗就兩個兒子,大兒子和家里斷了來往,二兒子又不爭氣,只有莫如蘭能幫幫襯著做點事,也怪難受的……
       “走吧,我跟你去看看,你那二哥,多半就是被你爹慣壞的。”趙千道。
       “爹也沒辦法,大哥和家里斷了來往,爹就只有二哥這么一個兒子在身邊,我畢竟是個女兒身,終究,終究還是要嫁人的……”莫如蘭抹了下眼睛。
       趙千拉起她的手,“交給我吧,你也別太難過了。”
       莫如蘭一陣感動,眼淚又快下來了。
      
      
      
      
       第五十七章 黑金
       去了致公堂,莫老爺子已經起來了,坐在床頭,瞪著眼睛哀聲嘆氣。
       趙千坐在椅子上,喝著茶,莫如蘭站在身邊,手足無措不知道做什么。喝干了茶,將茶杯放在高腳桌上,開口道:“據我所知,古柯堿現在是合法的。”
       莫承宗猛地錘了一下床,氣得臉色發白,“不爭氣的東西!”
       莫如蘭忙道:“爹,您肝火還沒退,別傷著自己。”
       莫承宗喘了幾口氣,對趙千道:“青山,古柯堿從南美洲的一種葉子中提取出來,十多年前美國就有了,可以作為醫用麻醉劑生產。”
       趙千目光一動,“那為何?”
       莫承宗嘆了口氣:“去年醫學會發表了聲明,現在古柯堿在舊金山屬于管制藥品。”
       趙千想起來了。1862年,德國化學家在科學探險隊從秘魯帶來的古柯葉中率先提取出生物堿——古柯堿,又叫可卡因。1884年美國人亦從古柯葉中提取了可卡因。1885年,美國底特律和紐約幾家公司開始出售純凈的可卡因及15種古柯制品,其中包括古柯雪茄、可卡因吸入劑、古柯甜酒、可卡因晶粒以及用作皮下注射的可卡因溶液。后來這股“可卡因風”越刮越盛,廠家雖一再增加可卡因的產量,但仍不能滿足公眾的需求,于是不得不從法國巴黎進口一種用酒和古柯配制的混合物“馬里亞尼”來緩解對可卡因的需求。
       后來到了1890年,一些醫學專家第一次記述了可卡因成癮的病案。1896年美國康涅狄格州醫學會認為,可卡因用于治療柘草熱及其他疾患是人們對此藥產生依賴性的重要原因。醫學會建議只有醫師才可將可卡因用作局部麻醉劑,隨后各州便相繼立法,對可卡因進行管制,有的州甚至直接禁止出售。
       可卡因是藥品沒錯,可純度高低對人體造成的影響不同,能興奮大腦皮層,產生欣快感,隨著劑量增大,使呼吸、血管運動和嘔吐中樞興奮,這就是吸取可卡因之后的癥狀。而這種快感,會使人體產生依賴性,克制不住,成為毒癮。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是個神奇的時代,一個癮君子和販毒者絕對會喜歡的時代。可以合法銷售海l洛因,可卡因是藥品,安非他命也是藥品。當然,甲基安非他命比較特別,它似乎從一開始就是作為興奮劑在使用。
       趙千知道,費爾羅家族除了走私,就是在整個歐洲販賣這些東西,香港,就是他們在亞洲的毒品中轉站。
       可這些東西現在都還不是毒品,是藥劑,就連鴉片,也他媽是商品!
       莫如蘭的二哥莫如松被警察抓走,主要不是因為他吸食可卡因,而是在夜總會里和幾個陪酒女注射了可卡因溶液,導致兩名陪酒女死亡!
       這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在舊金山一家叫“玫瑰露”的夜總會。這個時候,夜總會在美國很盛行,不止美國,歐洲也有很多,以1889年創立的以女子露大腿的康康舞而聞名于世的紅磨坊夜總會為代表。以費爾羅家族為例,他們在歐洲就開了上百家夜總會,還有幾十間裝潢奢侈到極點類似于羅西在香港開的、自己還有五成股份的費利麗賭場——這是羅西后來說的,自己當時還欣賞了那小子一把,原來教父大人早就把這種洗錢手段在歐洲開枝散葉了……
       “青山,你看怎么辦才好。”莫承宗看到趙千一直不說話,又開口了。
       “現在還關著?”趙千回過神。
       莫承宗點點頭,嘆氣不止。
       趙千想了想又問:“找了關系沒?”
       莫承宗皺著眉道:“聯系過拉塞爾,可他說這件事影響太大了,市長都親自過問,他也沒辦法。”
       趙千站起身,“我打個電話。”
       電話放在莫承宗房間專門的一張臺子上,經典的埃菲爾鐵塔式電話,1892年Ericsson制造,隨后流傳全世界,生產百萬臺。
       現在是1897年,電話也只能在市內使用,而且是舊金山這樣工業發達的城市。趙千拿起話筒,“喂,拉普斯,我的朋友,麻煩你個事情……嗯,是我,你還沒睡醒?哈哈,昨天又在哪里鬼混了?……對,詢問一下,好的,代我向你姐姐科林娜女士和她的丈夫費倫市長問好……哈哈,沒問題,我叫卡瓦給你送來,放心,嗯,再見,我等你的消息。”
       放下話筒,趙千望向莫承宗:“莫龍頭,我們等他的消息。”
       莫承宗聽到趙千在電話中提到了費倫市長,也明白了他有辦法,神情輕松了一些,笑道:“青山,怎么還這么叫,該叫什么了?”
       趙千笑道:“莫大小姐不干啊。”
       莫如蘭臉一紅,嗔道:“爹!”
       莫承宗哈哈一笑,捋了捋花白的胡須,老懷寬慰了不少,“蘭兒,吩咐廚房,做點吃的來,青山被你找來,還沒吃飯吧。”
       莫如蘭應聲而去,趙千和莫承宗聊了起來,無非也就是些對天下事的看法,男人湊在一起就愛談論這個。
       吃了飯,又過了幾個小時,差不多晚飯的時候,拉普斯沒有打電話,而是直接來了。
       “千,這里真不錯。”拉普斯一進來就很親熱,“我可是坐了一下午馬車啊,累死了。”
       莫承宗立刻叫人上茶,拉普斯坐下喘了一會,喝了幾口茶,總算是舒坦了,于是說:“費倫市長這幾天生病了,都在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