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集下載 | 書籍資料頁| 上傳書籍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上下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民國超級雇傭軍_第18章

作者:耳釘 大小:2440K 類型:軍事 時間:2014-03-03 00:36:52
        說錯了,這不是瘋狗亂咬,而是一種狼性,一種為了食物可以不要命的去撲殺的狼性!
       留下他是對的,這個人,就是老子壟斷舊金山地下軍火市場的代言人!
       啪,一把槍扔在了李堯面前。
       李堯愣了一下,望向趙千。
       “兩個選擇。”趙千看著他,“第一,撿起槍殺了我,后果是你肯定會死,而且失去了人生中最好的一次機會;第二,撿起槍還給我,為我效命,不久的將來,也許你一句話,就能讓整個美洲、甚至整個世界的地下秩序發生變化。”
       “你是要我當你的狗?”李堯沒有動,只是很奇怪的笑著,看起來邪性的很。
       趙千笑了,“把自己的兄弟當狗,自己不也成了狗?這是一個賭,就看你敢不敢贏,也許會輸,代價是你的命。”
       “賭么?”李堯笑著,然后,他慢慢伸出手,抓住了槍……
       槍對準了自己,不過不是槍口,是槍把。
       “我不管輸贏,我的理由只有一個,你說的兄弟。”李堯說。
       “我帶你去洗澡。”趙千收起了槍,一把扶起了他,“洗完澡好好吃一頓,然后再給你找十個八個女人,哈哈,夠么,不夠找二十個。”
       李堯靠在趙千肩膀上,眼中驀地濕潤了,這個人,他真的,真的把我當成兄弟,而不是,不是……
       “別哭……你是個男人。”趙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李堯的頭埋下去了,嘴角掛著笑意,依舊邪乎,卻真實了很多。
       趙千扭頭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扶著他走出了倉庫。
       ……
       幾天后,青山貿易公司成立,在距離舊金山碼頭很近的一條街。
       經理是李堯,趙千給他的資金是50萬美元,以及讓青山槍械員工加班趕造的150把蝎尾96自動手槍。
       “人你自己找,錢給夠,有錢,才有人真的為你賣命。”這是趙千對李堯說的話。
       原本李堯就是飛虎幫幫主,只不過飛虎幫也沒剩幾個人了,這個費沃斯暗中扶植的幫派是一定要毀掉的,李堯是個有本事的人,完全有能力再建立一個效忠于自己的幫派。
       “有什么需要就直接找卡瓦,暫時不要和我聯系,等一切上了正軌,還會有人找你,記住,青山貿易就是中轉站,非常重要,你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你。”這是趙千最后交代李堯的話。
       青山槍械,青山貿易,再到海上的大哥蔡鎮龍,加上莫氏船舶公司的船,舊金山的架子搭起來了,軍火通過海路走私到香港,羅西吃下后,再通過費爾羅家族的走私網絡販賣,賣多少賺多少那是他的事情,自己這邊只要羅西收貨的錢,當然,香港總督查理那里由羅西打理,因為查理吃飽了,香港那一站才會平安無事。
       這條長線終于梳理順了,現在就等卡瓦和李奇天想辦法吃掉費沃斯的卡兵克槍械了,等吃掉卡兵克槍械,舊金山的槍械制造業就徹底握在自己手中,自然地下市場也順理成章的收攏。
       只不過租地的事情遇到了麻煩,拉普斯說市警察局的安全評估不合格,在市議會上提出反對意見,費倫市長也沒有辦法——五天前,費倫市長的妻子科琳娜已經獲得了青山槍械第一個月的分紅,高達10萬美元,市長大人現在對青山公司事業的發展是相當支持!
       媽的,費沃斯死了,菲爾貿易公司現在一團亂,警察局長拉塞爾的大金主沒了,看來是打上了老子的主意!
       好吧拉塞爾,你要好處,我就給你,誰叫你肩負維護舊金山治安的神圣使命呢?
       趙千目光一閃,左手甩出了一支飛鏢……
       “哈哈哈哈!”施耐德一陣狂笑,“老板,你技術太差了,對不起啦,這包煙是我的了!”
       趙千罵了一聲,一臉沮喪。
       這是青山槍械后山的山頂,一大片空地,毒蝎特種部隊正聚在一起,離他們十米處,立著一塊木板,木板表面用刀刻了個靶子。
       “阿爾曼,玩不?”施耐德興奮極了,“老板玩飛鏢太爛了,這可是敲他一筆的大好機會!”
       阿爾曼面無表情的看了趙千一眼,從短褲的褲腰里拿出一包煙,放在木墩子上,然后手起鏢出,一個八環!
       尖叫聲四起,施耐德叫的最歡。
       趙千皺起眉頭,還是硬著頭皮上了,左手飛出一支鏢,才6環。
       阿爾曼依舊沒有表情,但誰都看出來日耳曼大漢很得意,拿走戰利品的動作是十分有節奏感……
       “陳,到你了!”施耐德蹦的八丈高。
       “不用麻煩,一起上,賭注加倍!”趙千狠狠的道。
       “哈哈!”施耐德吹起了口哨,“加倍,我的老板,你還有賭注嗎?”
       “有!”趙千回頭,朝坐在不遠處巖石上的莫如蘭招招手。
       莫如蘭正看得津津有味,看到趙千叫她,臉上劃過一縷紅暈,走了過來。昨天晚上收到消息說趙千要見她,今天一大早就來了,本以為有什么事,沒想到卻被帶到山頂,坐在石頭上看一群賭徒玩飛鏢游戲。不過莫如蘭心里還是甜絲絲的,這些鬧哄哄的家伙是什么人她是知道的,趙千能帶她來這里,就證明他已經拿她當自己人看了……
       “親愛的,身上有值錢的東西沒?”趙千眼睛都紅了。
       “啊哦!”施耐德囂叫起來,“自己沒東西,找女人要了!”此話一出,莫如蘭滿臉通紅,陳榮那幾個小子也壞壞的笑,阿爾曼臉上沒表情,眼中卻樂呵的很。
       “關你屁事,老子就吃軟飯怎么了!媽的你還吃不上呢!”趙千用力敲了一下木墩子,“蘭兒,快!”
       這聲“蘭兒”一叫,莫如蘭也只有拔下了發髻上的朱釵,放在了木墩子上。
       施耐德眼睛都直了,“不會吧,老板,玩這么大?”
       趙千瞪著他,“我說過,你們只是賭注加倍,這是我的賭注,你要有本事贏了這一把,盡管拿走!”
       “找個有錢的老婆就是好啊。”施耐德拿出了兩包煙,阿爾曼幾人也都拿出了兩包煙,全部放在木墩子上。
       “你們派個代表。”趙千表情很凝重。
       “當然是我咯!”施耐德活動著肩膀,“光榮的維京人從海上馬車夫的歲月開始,就是酒館游戲的勝利者!”
       說罷,抓起一支飛鏢,以極其瀟灑的姿勢甩了出去,9環,非常高的成績!
       莫如蘭心里很緊張,悄悄拉了拉趙千,小聲道:“要不,朱釵給他們好了……”
       好老婆,現在已經知道為老公著想了!趙千知道莫如蘭是害怕自己丟臉,拍拍她的手,“放心,看我怎么讓那荷蘭傻牛笑不出來!”
       莫如蘭不說話了,神情緊張的看著趙千抓起一支飛鏢,對準了靶子……
       “哈哈,你們看,左手不行,換右手了,沒用,沒用,你就是兩只手也不行……”施耐德剛嘲笑了兩句,表情就僵住了——
       10環!還是正中心!
      
      
      
      
       第五十二章 一起的黃昏
       “不好意思,你們這兩天都沒煙抽了,哈哈哈哈哈!”趙千大笑,接著朝莫如蘭眨眨眼睛。
       “老板,你不是左撇子?”陳榮愣了。
       “我什么時候告訴你們我是左撇子了?”趙千反問。
       莫如蘭撲哧一聲笑了。
       趙千拿起朱釵,輕輕戴在了莫如蘭頭上,然后在她耳邊道:“放心,我玩這個的時候,他們還在穿開襠褲。”
       莫如蘭笑得更開心了,只是俏臉紅紅的。
       “你們,把煙都拿走,誰要你們的煙,老子找了個有錢媳婦!”趙千摟住了莫如蘭,“不過有條件,你們今天的訓練要做到最好,因為我們有個美麗的觀眾!”
       “老板,你真仁慈。”施耐德第一個抓走了煙,接著是陳榮、牛德、張二虎、謝子峰、王彪。
       阿爾曼則有些疑惑的望著趙千,趙千朝他微微點頭,阿爾曼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
       莫如蘭被震撼了,徹底被震撼了!
       她從未見過這種強度的訓練方式,也從未見過這樣以直接破壞和高效打擊為目的的戰術。當槍聲回蕩在山谷,那些被當做目標的木板上滿是彈孔時,她緊緊抓住了趙千的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如何?”趙千踢起一個彈殼,右手拔出一把金色的大手槍,一槍命中。
       彈殼咕嚕嚕的在地上滾,莫如蘭仰起頭,望著趙千的側臉,眼中除了愛慕,還有驚訝,甚至還帶著幾分彷徨。
       她終于明白為什么這些人可以把飛虎幫當成兒戲,也終于懂了爹為什么會把自己嫁給這個男人。
       差距太大了,和這些人相比,致公堂的那些練家子算什么,武功再好有什么用,以這些人操練的戰術,你馬步還沒扎穩,就已經成了馬蜂窩!
       余光看到了莫如蘭的神情,也知道差不多了,收起槍,轉身輕輕捧起她的臉,“你相信我么?”
       莫如蘭淚光盈盈的點點頭,想說什么,卻羞赧得開不了口。
       趙千將她擁入懷中,“我需要你的幫助。”
       莫如蘭靠在那充滿著男人氣息的胸膛上,一顆心就像沒了重力,整個人都軟了。
       趙千松開了她,“蘭兒,我需要人。”
       莫如蘭看著他,似乎也明白了,有些猶豫的道:“人倒是有,就怕他們吃不消。”
       趙千道:“沒問題,你把致公堂里面年輕力壯的都給我找來,什么人合適,什么人不合適,我們會選擇。”
       莫如蘭還是有點猶豫:“我再笨,也看的出來他們是軍隊,我們致公堂的人進來,你能放心么?”
       趙千笑道:“你是我的誰?”
       莫如蘭臉紅了,臻首低垂,小女兒姿態一覽無余……
       下面有反應了,每次看到莫如蘭這種神情,趙千就想和她一起入睡,誰知道這小娘居然說婚前不可以有越軌行為,tamade,讓我不越軌,你還不如讓老子去臥軌!
       “就依你。”莫如蘭輕聲道。
       趙千道:“五天時間,夠么?”
       莫如蘭有點驚訝,“這么急?”
       趙千看著她:“很急,時間要到了,明年,我要回中國,有個人不能輸,他輸了,我滿盤皆輸,就算還能走下去,也比原先艱難數倍,付出的代價也更慘痛。”
       莫如蘭又是一驚,卻沒有問,她知道問了趙千也不會告訴她。
       趙千接著道:“你選的人,要年輕,二十五歲以下,沒有家室。”
       莫如蘭點點頭,主動拉住了趙千的手,“你將來是我的夫君,我什么都應該聽你的,這也是做妻子的本分。我知道你身邊有個女人,也許以后還會有更多女人,可是你知道嗎,我從小就一直盼望著……”說到這里,眼中已經噙著淚,“身為女兒身,做不得縱橫馳騁的事情,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找個頂天立地的男人,安心的依靠著他……”
       看著此時此刻的莫如蘭,趙千心中突然涌過一絲柔情,那應該是,想要心疼她保護她的感覺。
       值了,這未婚妻找的值了。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會結婚,如今就算答應了莫承宗,心里也是把這場婚姻看成交易的成分多一點。沒錯,自己是喜歡莫如蘭,可就在剛才,那種喜歡也只是源自于腎上腺的沖動,和其它女人沒多大分別,但此時此刻,這個外表剛強內心深處卻柔弱的女子,第一次觸動了心弦。
       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相信我。”
       短短的三個字,莫如蘭卻哭了,踏踏實實的哭了。
       ……
       傍晚,莫如蘭和趙千一起在青山槍械的食堂吃飯,莫如蘭心里一直有點疙瘩,此時解開,心里一直甜絲絲的,也吃得格外香。
       “蘭兒,我需要錢了。”趙千吃著饅頭。
       “多少?”莫如蘭也不問原因。
       “我算算。”趙千笑了笑。莫承宗給的100萬,給兩支建筑隊預付款十萬,給了李堯五十萬,給了費倫市長老婆科琳娜十萬,還剩三十萬。“還需要五十萬。”
       “好,我過兩天給你拿過來,和你要的人一起。”莫如蘭笑得很開心。
       真大方,有錢就是好,我這里數著手指過日子,你致公堂幾十萬根本不當回事,所以興中會那幫革命黨是真SB,想到這里,腦海中浮現出了孫革命家憂國憂民的樣子,不禁搖搖頭,啃了一大口饅頭。
       事情說定,飯也吃完了,趙千又帶著莫如蘭去了廠區最里面的那幢樓房。
       二樓的一間兩百平米的房子里,莫如蘭看到了再次讓她驚訝無比的畫面。
       一塊黑板上,寫滿了英文術語,還有圖形標示,李奇天站在黑板前,一邊講解,一邊擦了又寫……
       十幾個年輕人就墊張報紙坐在地上,手里拿著鉛筆和筆記本,認真的聽,認真的記,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人來了。
       聽了一會,莫如蘭有些明白了,“這是情報知識?”
       “噓。”趙千豎起食指。
       李奇天朝這邊看了一眼,皺起眉頭,情報部的年輕人也回過頭,最前面的張自發帶頭起身:“老板。”
       其它的人也要起來,卻被李奇天喝止了:“現在是上課時間,除了學習,其它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就算有人拿槍指著你,也必須把課上完,這就是情報人員的專業精神,哪怕死,也要完成任務。”
       張自發滿臉通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對不起,對不起,我自動消失,發哥你坐,幕淵你們繼續,繼續。”趙千連忙拉著莫如蘭出去了。
       房間里傳來了李奇天的聲音,很大,像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張自發,你就站著聽,你要牢記,你直接的負責上司是我,要成為合格的情報人員,第一點要注意的,就是絕對不允許越級匯報!”
       趙千吐吐舌頭,莫如蘭也不好意思朝他笑了一下。
       有了這次碰壁經驗,趙千也不敢帶莫如蘭去找那個已經把自己關了一個星期的神經病邁克.柯爾特。只得牽著她又在青山槍械的廠區逛了一圈,加工車間主任德國高級技師孔茨又在加班,和他在一起的是維修車間主任宋文宏,估計是又有什么生產問題了……
       “嘿,老板,女朋友真漂亮。”裝配車間主任美國技師本恩帶著幾個工人正好撞見。
       “怎么,你也在,你這家伙不是每天下班都很準時嗎?”趙千笑道,一口流利的紐約腔。
       本恩撇撇嘴:“邁克大人下午拿來了最新的設計圖,總經理卡瓦大人要我們在今天晚上一定要趕出來,不然就在廠里睡覺。”
       趙千眼中一亮:“邁克從他的狗窩里出來了?還活著?”
       本恩哈哈大笑:“老板,也只有您敢這樣說邁克大人,悄悄告訴您,我們私下都叫他**者的,嗯,他很健康,火氣也很大,現在應該累了,在他的狗窩,哦不,辦公室里睡覺。對了,老板,介紹一下吧,你身邊的女孩可真漂亮!”
       趙千大方的拉起莫如蘭的手:“向各位隆重介紹,我的未婚妻,莫如蘭女士,你們未來的老板娘。”
       “嗚哦!”“老板娘啊!”“恭喜!”一時間尖叫聲口哨聲四起,本恩帶頭起哄,工人們也沒閑著。
       又嘻嘻哈哈了一會,本恩和工人們去工作了,因為邁克.柯爾特不是好惹的。
       走到廠區門口,莫如蘭道:“大哥,你這里真不錯,很有活力。”
       大哥?你又不是我妹妹!“蘭兒,叫老公。”
       莫如蘭閉口不言。
       趙千用手指托起了她的臉,“別害羞,叫一聲來聽聽,如果不想叫老公,就叫哥哥,棒子戲都這么叫。”
       “棒子戲?”莫如蘭撥開了趙千的手。
       “嗯,嗯,就是幾個丑角,拿著棒子舞來舞去,唱大戲,我祖上家鄉的地方戲曲,小地方,不出名。”趙千連著咳嗽了幾聲,總算是糊弄過去。
       “哥哥,我走了。”莫如蘭紅著臉道。
       “誒,舒坦,當心一點。”趙千笑道。
       莫如蘭朝他嫣然一笑,漸漸遠去,翻身上馬,很快消失在了夕陽下。
       “亂世有佳人,就是愛害羞,不過很好看,哥哥真喜歡。”趙千念著詩,轉身朝廠區走去。
      
      
      
      
       第五十三章 站
       其實莫如蘭不是個羞羞答答的小女子,只是從來沒有喜歡過一個人,突然喜歡上了,又直接談婚論嫁,才會那樣不知所措的害羞。
       趙千也明白,不過莫如蘭害羞時的神態是真促進腎功能,可惜太傳統,不肯就范,本來還說帶她走一圈,今天晚上就能……
       嘆了口氣,走進加工車間,里面燈火通明,一群人圍著一張工作臺。
       看到老板來了,工人們紛紛打招呼,本恩那家伙還嬉皮笑臉的問怎么那么快……
       只有德國人孔茨一直皺著眉頭看設計圖,宋文宏在他身邊沉默不語。宋文宏是美籍華人,祖籍江西,也是淘金熱時華人勞工的孩子,今年才三十二歲,不到一米七的身高,瘦臉鼓眼,其貌不揚,卻精干的很。
       “什么圖,我看看。”趙千道。
       “邁克總工命名為M97。”孔茨將圖遞給了趙千。
       趙千接過,看了一下,這是一張槍械的整體圖,是把手槍,樣子和自己造的蝎尾96差不多,只是整槍尺寸大了不少。“零件分割圖我看看。”
       孔茨又遞過了一摞圖紙,趙千翻著,越翻眼睛越亮,到了最后,竟然忍不住大贊:“好一個M97!”
       孔茨道:“槍是好槍,性能超過了我們前幾天做的蝎尾96,但是老板,有一個問題。”
       趙千問:“什么問題?”
       孔茨皺起眉:“邁克為了增加子彈的發射力度和穿透性,加大了槍身的體積,這樣一來,整槍重量增加,后座力也增加,對于手槍來說,是不科學的。”
       趙千點點頭問:“生產有什么問題?”
       孔茨道:“這倒沒有,生產蝎尾96的時候,我們已經開會研究過這種手槍的導氣裝彈原理,并認為這種設計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不過身為青山槍械的副總工程師,我必須對每件產品負責,M97是蝎尾96的下一代產品,如果面向市場,應該考慮到它的受眾群體。”
       趙千贊賞的看了孔茨一眼,“向你表示感謝,尊敬的工程師,這樣好了,M97少量生產,蝎尾96改名為M96,作為我們手槍的主力產品。”
       孔茨笑了一下,“這樣沒問題了。”
       趙千又表揚了他一句,接著道:“不過現階段,青山槍械還是以青山97式步槍為主,M96自動手槍為輔,M97可以加班生產,工資一樣是雙倍。”
       此話一出,工人們都樂了,青山槍械上班時間本來就短,以前都是滿負荷勞作的他們多出了很多空閑時間,利用這個時間加班掙雙倍的錢,每個人都很樂意。
       “好的,老板,非常感謝您,我們開始工作了。”孔茨笑道。
       “等等。”趙千看著他。
       “怎么?”孔茨一愣。
       趙千露出了笑容:“我宣布,這個月給孔茨先生頒發敬業獎章一枚,并獎勵500美元,月底召開全廠大會,進行表彰。”
       孔茨驚喜萬分,“老板,我……”
       趙千擺擺手:“這是你應得的,敬業獎章是青山公司最高榮譽,獎金固定為500美元,只要你們愛這里,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每個人都有機會獲得!”
       500美元在這個年代不是個小數目,以孔茨以前在卡兵克槍械公司的收入來看,這就相當于他半年的工資!
       雖然在青山槍械掙得比卡兵克多得多,但德國人喜好榮譽的天性還是讓這位德國技師感動得無以復加!
       聽到老板這樣說,工人們也歡呼了,眼紅的也不眼紅了,嫉妒也成了羨慕,每個人都在想,以后一定要認真工作,多發現問題,干出成績,爭取獲得敬業獎章!
       趙千看著他們的反應,心下一陣得意,老子真是個天才,這下看你們誰還不把這里當自個兒家?
       和他們打了聲招呼,離開了加工車間,準備去看看正在補覺的邁克同志。
       這真是個好同志,廢寢忘食的工作,不要命的設計!天才就是天才,自己造蝎尾96是仿制的柯爾特M1911,絕不是自己的創意,自己之所以能弄出槍的圖紙,靠的是對機加工的熟悉,靠的是長期積累的知識,以前在A的時候,就經常幫A里那些對槍械極其挑剔的家伙改槍,那些人都是絕世高手,槍就跟長在他們身上似的,稍微一點不對就感覺的出來……其實說白了,自己能弄出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說起天分,絕對遠遠不如邁克。
       那可不,自己只是仿制了M1911,他倒好,根據自己的山寨貨,居然直接弄出了沙漠之鷹!雖然沒有真正的沙漠之鷹那樣完整,但已經很了不起了!
       這就是天才,他們存在的定義,就是不用站在巨人的肩膀,也能自己想著方兒爬上去。
       ……
       自己的確不是個槍械設計的料,太自我了,一支槍,就是一個嚴謹到極點的產品,絕不能因為個人愛好而改變。趙千嘆了口氣,這也是在A落下的病根,A里的每個雇傭軍,都有屬于他自己的習慣,不會輕易改變,因為那是他們繼續存活的圖騰,價值。
       那山寨加盜版的M1911和沙漠之鷹混雜的蝎尾96(現在改名叫M96了),估計遲早也會被邁克的新作品取代,M97就是個預兆。
       可惜M97自動手槍整槍重量太大,后座力也不是一般的士兵能夠掌控的,這就注定了,M97只能微量生產。
       M97太像沙漠之鷹,不止外型,就連弱點也承襲了,卻沒有真正的沙漠之鷹射擊時可怕的威力。射擊威力,是沙漠之鷹唯一的可取之處,其實那只是趙千的愛好,他那個年代的雇傭軍,不要說A,就連一般的PMC也基本不用沙鷹了。
       可當第一把M97出爐后,阿爾曼瘋狂了!
       這個槍械狂一直羨慕老板那把金色的大手槍,M97雖然不是金色,但外型也接近了,后座力是大,也重,甚至比老板那把還重一些,可是威力卻超過了蝎尾96,這才是日耳曼人要的,以他的臂力和臂展平衡性,駕馭M97這種biantai貨色還是很輕松的。
       這像是傳染病,兩天,僅僅兩天,僅僅只有8個人的毒蝎特種部隊,除了隊長大人,每個人都裝備了兩把!
       這他媽怎么行!你是故意增加負重還是對自己抗壓能力太有信心?只能一把!兩把就不是武器了,是負擔!
       于是,在隊長強行命令下,每個人都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出了一把……
       又過了幾天,光緒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7月10日,青山槍械的后山。
       山頂那片很大的空地,大約上百名華人青年整齊的排列著。
       “哥哥,這就是致公堂最優秀的年輕人了。”莫如蘭在趙千身邊道。
       趙千穿著毒蝎的戰斗服,身后是阿爾曼7人,同樣穿著卡其色的毒蝎特種部隊戰斗服。
       媽的熱死了!趙千悄悄擦去了汗水,要不是為了讓這些年輕人開開眼界,誰愿意大熱天穿成這樣!
       黑色的軍靴點點地,望向了那些青年,目光如電,一句話也不說。
       這些年輕人錯愕了,開始看到趙千幾人產生的震撼漸漸被疑惑取代……
       十分鐘過去了,趙千還是看著他們,莫如蘭也有點緊張了,悄悄碰了一下趙千的手,可是依然沒有反應。
       又過了十分鐘,趙千還是什么也不說,背著手站著,雙腿微微分開,胸膛挺得筆直,身后的阿爾曼等人也和他一樣的姿勢。
       一個小時過去了……
       現在是中午,這些年輕人都沒有吃飯喝水,太陽很毒,一些人已經開始搖晃。莫如蘭實在受不了了,跑到樹下陰涼處的巖石上坐著去了,反正趙千在這,自己什么也不用管,管也沒用。
       又過了一個小時。
       下午一點的烈日像刀子一樣落在臉上,趙千依舊一動不動,目光炯炯地望著那些年輕人,身后的阿爾曼幾人也是一樣,就連平時最水的施耐德也如同雕像。
       時間一分一秒在過去,終于,在又過了一個小時后,趙千說話了:“榮二爺,都記住了?”
       陳榮道:“記住了。”
       趙千點點頭:“很好,開始。”
       陳榮走到了那些年輕人中間,“你,留下,你,還有你……”點了一些人后,陳榮拍拍手:“其它的人,可以離開了,去青山槍械的食堂喝點水,吃點東西,幸苦了。”
       莫如蘭站起來了,一臉詫異,她萬萬沒想到,這一百多個致公堂精挑細選的年輕人,傻站了三個小時后,竟然只剩下了十個!
       “為什么?”“到底要干嘛!”“就是站?”“老子不干!”“大小姐,你給我們做主啊!”哄鬧聲四起,畢竟年輕,這些人已經控制不住情緒了,一些體力不支的甚至直接坐倒,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抱怨。
       莫如蘭看到場面快要失控了,忍不住跑到趙千身邊,“你在做什么,這些可都是致公堂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啊,很多人拳腳功夫了得!”
       趙千沒有回答她,對那些年輕人極其不滿的聲音置若罔聞,目光只落在一個地方——
       那里,站著一個年輕人,大概一米七六的身高,身材中等,靜靜地站著,瘦削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仿佛周圍的一切與他無關一樣。
       從一開始,這個年輕人就是這樣,現在炸鍋,他還是這樣。
      
      
      
      
       第五十四章 第一批貨
       “他叫什么?”趙千問莫如蘭。
       莫如蘭順著趙千目光望去,愣了一下道:“他叫凌峰,今年只有20歲,因為信仰洋人的天主,所以被堂內兄弟排斥。”
       “哦?”趙千眼中閃了一下,“他總是一個人?沒有朋友?家人呢?”
       莫如蘭不知道趙千為什么會對這個凌峰感興趣,一邊焦急現在的局面,一邊回答道:“他是福伯在洋人教堂門口撿到的,福伯說撿到他的時候,胸口掛著個洋人的十字架,銀子做的。福伯是爹以前的車夫,一手把他撫養長大,幾年前福伯去世后,他就很少說話,也不和人交流,只是經常拿著他的那個十字架默念著什么,堂內兄弟都說他信洋人的教,不理他,也看不起他。我沒見過他幾回,每次看到他都是一個人,也不說話。這回你要人,爹念著福伯跟了他一輩子,只有這么一個養子,就讓我把他也帶上了。”
       話音剛落,就聽見砰的一聲槍響!
       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的望著那個朝天開槍的洋人大漢。
       “請遵守規則。”阿爾曼收起了M97。
       趙千開口了:“你們想知道為什么被淘汰?”
       “對,大小姐,姑爺,我們要討個說法!”一個坐在地上的年輕人叫道。
       姑爺?哦,是我。趙千吸吸鼻子,微笑著望向那個年輕人:“因為你現在坐下了,而我們還站著。”
       年輕人愣了,“就這?”
       趙千笑道:“對,就這。不過站三個小時,你們就受不了了,這樣的毅力,無法承受我們的訓練。”
       年輕人還想爭辯,卻被趙千突然變得凌厲的眼光嚇住了。
       “離開!”陳榮拔出了槍。不止他,除了阿爾曼和趙千以外,施耐德,牛德,張二虎,謝子峰,王彪也都拔出了槍!
       看到朝著自己的槍口,那些年輕人都呆了。
       “收起來!”趙千喝道。
       施耐德幾人收回了槍,趙千對莫如蘭道:“讓他們去食堂里休息,然后回致公堂。”
       這個未來姑爺的話可以不聽,但大小姐的話必須要聽,這些個年輕人雖然滿肚子怨氣,但還是下山了,很多人還一瘸一拐的。
       “你們坐。”趙千對剩下的十個年輕人笑道。
       坐哪?十個年輕人愣住了。當他們看到那幾個穿著奇怪的皮靴、花花的土huangse衣服、衣服外面還套著個怪模怪樣的黑馬褂的人坐在地上時,他們也坐下了。
       趙千詢問了一下他們的情況,每個人都介紹的很詳細,唯獨那叫凌峰的青年只說了自己的名字。
       這時,莫如蘭回來了,滿頭大汗,一張俏臉紅彤彤的。
       “哥哥,他們很不滿。”她坐到了趙千身邊。
       趙千笑道:“我也是為他們好,那些人堅持不下去的,就算勉強堅持,以后也會沒命的。毒蝎必須是由絕對精英組成的部隊,因為只有先成為絕對的精英,才能成為活下去的人。”
       莫如蘭明白了,不再多說,輕輕把頭靠在趙千肩膀上。
       她也累了。趙千看了她一眼,轉頭對陳榮幾人道:“你們選吧,記住,一旦選擇了你的伙伴,他就是你站在你身邊的人,必須相信他,必須對他的生命負責,否則的話,給我滾出毒蝎。”
       “是!”陳榮幾人整齊的起身,敬了個軍禮。
       ……
       十個年輕人,平均年齡只有二十一歲,最大的二十三,最小的才十八。分配的很公平,毒蝎五個小隊,每個隊兩人,加上分隊長,現在毒蝎一隊到五隊,已經有了十五個人,阿爾曼和施耐德屬于總部,直接受趙千指揮,并且負責總體指揮調度毒蝎所有隊員。
       加上番號“0”的總部,現在的毒蝎特種部隊,已經有了十八個人。那個叫凌峰的,被陳榮選走了,隸屬番號“1”的
首頁      目錄      

你也許會感興趣的